洒家喝不下咧
一个小号
 

大风吹。:

冬徂:



你啊,你还小呢,什么都不懂,就已经开始装成两倍年龄的人迫不及待想展现你的不同了。你想在人群中光彩夺目,但又不想陷入被人讨厌的深渊,所以你装作一副清高样子在暗地里对别人指手画脚,叫同在暗地里的人夸赞你的谦虚。你的骨节在幼嫩时被自负压迫,骨髓吸满了自大的毒汁,扎根在金钱的沃土上日渐肥厚,这样的毒株竟还有崇拜者当神草膜拜。你没有听过人食不饱腹的哀嚎,没有经历亲离子散的痛苦,没有摸过不是崭新的纸币,也没有见过寒冬被冻掉的一根手指,你只看见你的幸福太过沉重,看见他人过于蠢笨,看见你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,怎么如此不幸掉落进庸人的世间?于是你觉得你经历了极